铜川故事—智取华山的老英雄路德才_文史资料_铜川市政协门户网站

首页 >  政协文史 >  文史资料 > 正文
铜川故事—智取华山的老英雄路德才

1528947561587469.jpg

电影《智取华山》中,我军七人组成的侦察班,由侦察参谋刘吉尧和侦察班长路德亮带队,在当地群众配合及农民王银生的直接帮助下,克服重重困难,从人迹罕至的北峰东南面攀登上山,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到盘踞在北峰顶上的国民党残军鼻子底下,一举占领了北峰,俘敌97名,为我军大部队上山开通了道路,华山歼敌战斗取得了胜利。电影中的路德亮原型就是1949年10月智取华山中的战斗英雄路德才。

路德才,铜川市印台区广阳镇西路家村人,1918年出生于一户贫苦农民家庭。父亲路升升,母亲郭氏,看着哇哇啼哭的儿子,心里充满了喜悦和希望,为图吉利,给孩子起名叫喜林。老人希望儿子的降生会给全家消除忧愁,带来幸福。喜林来到人世,并没有改变他们一家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现状,反而由于人口增加,生活越来越困难。继喜林之后,相继又添了两个妹妹和弟弟喜田。路家的日子本来就是捉襟见肘,人口成倍增加,生活更加艰难拮据。为了生活,父母不得不拼命劳作,仍不得温饱。喜林12岁那年,父亲因积劳成疾,无钱医治,离开了人世。一家四口人,没有田产,孤儿寡母没了依靠,生活更加艰难。不久,大妹妹也夭亡了。母亲无法,只得忍痛将二女儿送人收养,去逃活命,自己带着喜林、喜田兄弟流落他乡,在宜君、白水、蒲城一带沿门乞讨。为了混一碗饭吃,12岁的喜林就给人家放牛、割草,妈妈也给有钱人家当了女佣,一直干了7年。

1936年,喜林已经19岁了。妈妈见孩子大了,将来总要成家立业,便毅然带着两个儿子回到故乡。在乡亲们的帮助下,打了两孔窑洞,总算安下了家。一家三口人,在故乡又过了10年长工生活。

回到家乡,生活安定了,两个儿子都是精壮劳力,虽然还是给人拉长工,但混口饭吃不成问题。喜林快到成家年龄了,穷人哪能娶得起媳妇!妈妈一盘算,就把邻村智力差的女孩郭西草收为童养媳。1940年,喜林同西草结了婚。西草生了两胎,均因先天不足而夭亡。

1945年,日本投降不久,蒋介石又发动了内战,妄图消灭中国共产党。16年的长工生活,使路德才恨透了这吃人的社会。那年秋季,富同工委领导的富平、同官游击支队和蒲城游击支队都常到广阳一带活动。那时,路德才给西固村郭庆林家拉长工,同游击队战士处得很熟。战士们给他讲述革命道理,使他懂得了只有跟着共产党走,推翻这黑暗的社会制度,穷人才能翻身解放,当家做主。于是,路德才便暗中参加了游击队。因为那时广阳一带还没有解放,为防止敌人迫害家属,只能对外保密。游击队离开西固村后,路德才给郭庆林说:“游击队一个战士把我的褂子(土语,指上身棉衣)穿走了,我赶去要。”就这样跟着游击队走了。

路德才参加游击队后,经过忆苦思甜和革命大目标教育,政治觉悟很快提高。他意志坚定,奋勇杀敌,很快成为路东纵队第三支队(即蒲城游击支队)二中队的一名优秀游击队员。

1947年正月,游击队在淳化小池村被敌军包围。在突围战斗中,跑动中机枪不能发挥作用,路德才不顾个人安危,将机枪架在自己肩上,由班长掌枪射击,向前冲杀一里多远,杀开了一条血路,打退了敌人的围攻。战斗胜利了,路德才的耳朵被枪声震坏,成了聋子。游击队通令嘉奖他奋勇杀敌,不怕牺牲的革命精神。

1947年10月,游击队奉命攻打蒲城县的高阳镇。战斗打响后,我军奋勇冲杀,喊杀声连天,敌人凭险据守,顽强抵抗,由于敌强我弱,一时难以取胜,在这紧急关头,上级命令放弃攻坚,敌军又反扑了上来。这时中队长腿部受伤行走不便,路德才背起队长,手端机枪退下火线,他边走边战,打退追敌到达安全地带。部队进行总结吋,传令嘉奖了路德才同志。

1948年春,部队在马栏被包围,情况万分紧急,路德才接到突围命令后,端起机枪,向已进入通往镇外巷道的敌人轮番扫射,把已迫近的敌人打退,很快与全班战士占据了有利地形,以火力掩护部队突围。他越战越勇,机枪火力有效地压制住了敌人的火力,直打得敌人晕头转向,我军突围成功。路德才端起机枪最后撤退。追敌不敢逼近,路德才与全班战士安全归队。战斗总结时,路德才荣立一等功。

1948年8月,游击队第二次攻打高阳镇时,路德才冲锋在前,向北稍门敌人发起猛攻,他们迅速逼近敌人阵地,手榴弹打得敌人狼狈逃窜,北稍门被攻破,我军蜂拥入城,除敌首路德仓落沟逃跑外,其余百余敌兵全部被俘,缴获一批作战物资。路德才又一次立功受奖。

1949年,路德才随游击队一起,配合正规军参加了解放澄城、合阳、大荔、朝邑、平民等县的战斗,又南下追歼逃敌到商洛一带。1949年夏末,我军从商洛作战下来,驻华阴县整编,路东纵队第三支队改编为22团,路德才升为团侦察班长,并被授予模范机枪手和战斗标兵称号,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49年初秋,国民党军队残部韩志培旅逃上华山天险顽抗,妄图逃脱其覆灭的命运,路德才所在部队奉命包围华山。通往华山顶峰的唯一道路为敌军重兵把守,许多地段只能一人通过,那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硬拼不行!只有派小股侦察部队另找道路,从侧翼出其不意插入,夺取上山要道,打开通往华山顶峰的大门,使我军大部队在山上有立足之地, 才能彻底消灭顽敌。作战方案已定,由团部侦察总参谋刘吉尧和侦察班长路德才带队,精心挑选了六名战士,担任侦察奇袭的任务。

刘吉尧、路德才带领侦察班轻装出发,从山口以东三里的黄甫峪进山,寻找上山道路,这里的群众,由于屡遭国民党军队和土匪的残害,畏兵如虎。我军进山,群众误认为我军为敌军而离家外逃。我侦察班在一户穷人家住下,给婆媳两人劈柴、挑水、扫地。当他们知道是解放军时,便高兴地把儿子王银生找了回来。憨厚忠诚的王银生听了侦察班干部战士讲解革命道理和我党政策,又见解放军待穷人和亲人一样,他 十分感动,为侦察班提供了一些华山守敌的情况,痛诉了敌军残害老百姓的罪行,并说:“我祖辈居住华山,靠山吃饭,对华山道路十分熟悉。”主动提出给侦察班带路。出发前,王银生向侦察班详细介绍了上苍龙岭、北峰猴子道的情况,侦察班听了,进行了认真热烈的讨论,全班都一致表示决心:“不怕难,不怕苦,不怕死,一定要上山弄清敌情,完成任务。”

侦察班决定攀登北峰,人人都在紧张地作战前准备。王银生借来竹竿,钉上铁环,拴上绳索;王的母亲和妻子给战士烙了饼,王母还叮咛王银生要记住跟父亲挖药的险路,那里能爬上苍龙岭和北峰。一切准备妥当,在侦察班来到黄甫峪的第六天,即1949年10月17日鸡叫时轻装出发。侦察班由王银生带路,穿过荆棘丛、灌木林,接着登悬崖,过沟涧,战士像猴子一样,在人迹罕至的峭壁上攀登,闯过了老虎桥、阎王砭、龙虎斗等险关。饿了啃干粮,渴了喝涧水,经过三天两夜奋战,于19日中午来到北峰东南面悬崖上。仰望北峰,苍龙岭近在咫尺,峭壁千仞,直插云霄。侦察班停下来休息,刘参谋问王银生:“还需多长时间能上去? ”王银生说:“赶明早清晨可以爬上去。”全班战士一边休息,一边讨论上了北峰后的作战方案。路德才和战士们宣誓:“只能前进,不能后退,到达山顶必须拼命战斗,消灭敌人,占领北峰!”刘吉尧说:“万一失利,留下最后一粒子弹牺牲自己,宁死不做俘虏!”

侦察班休息到傍晚,开始攀登苍龙岭。王银生带着工具在前开路,战士们紧紧相随,凌空搭桥,悬崖绑梯,踩肩攀藤 往上爬。累了,就贴着石壁休息一下再爬,硬是在没有路的绝壁上走出了一条路。20日凌晨爬到一道石坎下边,月色朦胧中蹲下来屏息观察,发现已到了山顶。这时王银生叫路德才往上看,路抬头见有两个敌哨兵在游动,只听得一个说:“时间到了,我去叫人换岗。”等了一会,再仔细一看,见一个走了,留下的一个蹲下去抱枪打盹。路德才猛地轻轻跃上石坎,匍匐摸近敌哨兵,抓住猛地一拉,敌哨兵在睡梦中还没来得及叫一声,已被拉到石坎下边。等在石坎下的刘吉尧等立即用毛巾塞住敌哨兵的嘴,反绑住双手,交给王银生看管。接着,侦察班的七名战士依次轻轻跃上石坎,迅速冲到敌军营房大门口。路德才第一个冲进大门,迎面碰上那个叫换岗的敌军班长正往出走,便一枪将其击毙,并迅速把敌人架在营 房大门口的机枪夺到手。刘吉尧带战士鱼贯而入,院内哨兵躲在暗处射击,战士杨建都肩部负伤。枪声惊动了敌人,睡梦中的敌军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而乱作一团。睡在大门西边营房里边的敌军值班班长慌乱中伸手去抓手榴弹,路德才透过窗户看得真切,几个机枪点射,将敌排长和哨兵打死。这时,室内敌兵像炸开了锅似的乱撞乱叫。刘吉尧见此情景,急中生智,大声喊道:

“一排占领高地,二排封锁道路!”

“你们已被包围啦!”“缴枪不杀!解放军优待俘虏!”路德才接着向敌军喊话。

路德才端着机枪站在营房门口喝道:“不许动!谁动就打死谁!”

“举起手来,到院子集合!”刘吉尧向敌军厉声下达命令。

敌人举手投降,挨个从门里走了出来。敌军营长和96名官兵光着身子做了俘虏。侦察班收了武器,又将俘虏全部关进房内,由杨建都、工银生看管,其余人员分头守住北峰的上下通道。此时,天已大亮,驻守在西峰上的韩志培和北峰下面的青柯坪守敌还不知道发生的事情呢!

20日下午,敌旅部一传令兵由西峰下山,向北峰及青柯坪守军传送夜间口令,刚踏上北峰,被我军捕获。敌兵供认:韩志培及其残部有130多人驻扎在西峰、东峰、中峰顶上,青柯坪驻有一个连。

21曰下午,又有传令兵下山传递口令,被我军捕获。

22日下午,驻青柯坪敌军连长因两日没有“ 口令”下山, 带一警卫上山来问情况,走到擦耳崖,被刘吉尧、路德才活捉。刘吉尧叫他下令青柯坪敌军投降,他接受了,写了一道手令,由北峰的马道士送往青柯坪。青柯坪敌军见到连长手令,便按规定把全部机枪拆下,用口袋装着背上了北峰。

出山的路通了。侦察班连夜派人下山报告情况。23日,王玉成团长带一个营进山,来到北峰后,即派人送信给韩志培,命令他缴械投降。韩拒不投降。王玉成命令用迫击炮向西峰轰击,打得敌兵狼狈逃窜,死伤不少。后来,刘远政委上山,又派人送信给韩志培,讲明形势和我党政策。韩志培见孤军无援,大势已去,便率部投降。华山歼敌战斗胜利结束。

奇袭北峰成功,华山残敌顺利被歼,侦察班立了大功。在庆祝胜利的大会上,部队首长杨拯民宣布为侦察班记功,路德才获战斗英雄称号,部队奖给他一件军用衬衣,胸前绣着“夺取北峰”四个红色大字。

1953年,路德才转业回乡务农。1954年他担任本村村长。1956年担任西固大队党支部书记。1964年起,做了公路养护工作,一直干了20年。

1956年至1977年,路德才被选为蒲城县第一至七届人民代表;1956年至1986年,任广阳人民公社、乡、镇第一至十届人民代表;1980年,广阳划归铜川市管辖。1981年至1986年,路德才被选为铜川市郊区第一、二届人民代表,并当选为区人大常委会委员。1982年至1986年,路德才被选为铜川市第九届人民代表,当选为市人大常委会委员。

新中国成立36年来,路德才同志一直勤勤恳恳地为党工作,从不计较个人名誉、地位和待遇,他的高尚品德和情操,为我们树立了榜样,受到人民群众的爱戴。由于他工作出色,群众亲切地称他为“老干家”。(王庭月 郭志建)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铜川:荣耀走过六十年

网站通行证: 密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网站通行证:铜川市政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