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川故事—雁门支队的故事_文史资料_铜川市政协门户网站

首页 >  政协文史 >  文史资料 > 正文
铜川故事—雁门支队的故事

1526517956138786.jpg

解放战争时期,在陕北与渭北相接一带,活跃着一支我党领导的地方武装力量——雁门支队。雁门支队以宜君全境和雁门山区为中心,活动于宜君、中部(黄陵)及周围各县,广泛开展山地游击战争,神出鬼没地打击敌人,搞得这一带敌人昼夜不得安宁,敌乡保组织更是提心吊胆,不敢妄行。那时,雁门山区流传着这么一段顺口溜:

雁门支队是神兵,

来无影子去无踪。

深山处处扎营盘,

专门对付胡宗南。

捎带整治保甲兵,

恶霸豪绅害头痛。

这里叙述的是雁门支队当年英勇杀敌的若干真实故事。 

咸榆路—— 到处设伏把敌歼

1946年,国民党蒋介石在美帝国主义支持下,不顾全国人民的强烈反对,悍然发动了反革命内战。蒋介石调集了23万军队,由其亲信胡宗南指挥,从四面八方向陕甘宁边区逼近。一时间,边区周围阴霾密布。为了粉碎敌人的进攻,边区军民积极备战,并派出许多小部队到敌后开展游击战争。

同(官)、宜(君)、中(部)、洛(川)一带,是边区南部敌占区,咸(阳)榆(林)公路从此地经过,交通运输方便,是敌人进犯延安重兵必经之地。因此,内战爆发前夕,中共西北局指示黄特委,迅速派出精悍武装力量,到这几个县开展游击战争,行动越快越好,把敌人搞得越乱越好。那时在这一地区开展游击战争,还有声东击西、掩护三五九旅回边区的战略目的。1946年秋,王震率领的三五九旅从中原突围后,撤至陕南。我军在咸榆线以东扰乱敌人后方,可以把陕西敌人的兵力调到东府来,以利三五九旅从关中西部撤回延安,增强保卫边区的军事实力。

黄龙特委根据上级指示,很快在宜君、黄龙、韩城等地组织起了几支游击队。雁门支队就是这时成立的。初成立时,下属宜君、黄陵两支游击队,有200余人。薛志仁任支队长兼政委,雷振启、张文秀任副支队长,冯力生、王清廉、冯茂清任副政委。其中宜君游击队后来发展到三个大队、九个中队。特委给雁门支队的主要任务是:狠狠打击敌地方武装政权,袭击敌交通干线,争取迟缓敌人对边区的进攻。

咸榆公路在宜君境内长约50公里。这段路地形复杂,周围山大沟深,特别是宜君梁上既便于出击敌人,又便于隐蔽撤退。雁门支队就在这段公路上经常突然袭击敌人。

那是1946年的一天,王俊昌和三名游击队员深夜来到家乡偏桥镇。镇上静悄悄没一点动静。王俊昌对三人说:“你们埋伏在对面山峁上掩护和接应,我趁黑摸进去搞他一下子。”敌人自恃人多势众,麻痹大意。王俊昌摸进街,径直闯入保公所,一把推开门,用枪对着躺在床上的敌人说:“不许动,谁动先打死谁!”几个敌人全吓呆了。王俊昌一枪未发,就缴获三支步枪和三条子弹带。出屋后,他大声喊道:“你们都压在窗户外面,敌人谁敢动就开枪打死他!”接着又冲进另一座窑洞,从墙上卸下两支枪和两条子弹带,然后,快步冲到街上,回头朝保公所放了两排子枪,飞快撤出镇子。过了一阵,敌人听不见动静了,才慌忙朝四下里乱射击,而王俊昌和其他游击队员早就走远了。

王俊昌夜闯保公所,从此勇名传四方,人称他“孤胆英雄杰娃子”(杰娃子是他的外号),这次袭击成功,游击队员们受到鼓舞,胆子更大了。几天后,王俊昌又带领一个班来到偏桥原。这一次,他们竟敢埋伏在离偏桥街只有一公里地的一座破碉堡中,白天放哨休息,夜间出击敌人。有一天,远远发现公路上来了两匹大马和一个架窝子,并有几个随身挎枪的人。于是,游击队员迅速在公路两旁埋伏好。敌人走近时,王俊昌先发一枪,不料子弹卡壳了,敌人发现有埋伏,顿时慌了。这时,王俊昌随机应变,大声喊道:“不要打枪,抓活的!” 埋伏的队员都跳出来向敌人扑去。又是一枪未发缴获了敌人的枪支,还有马匹、衣物、文件及一根文明棍。原来,这是伪专员余振东从洛川出发去西安开会。可惜这个狡猾的家伙跳沟逃跑了。余振东像只丧家犬,狼狈不堪逃入偏桥镇公所,抓起电话机大骂伪县长李笑然。李笑然急忙带保警队大批人马赶到专员遇险地点,连个游击队影子电没见到。

这一次,伪专员侥幸逃脱了,但成榆公路宜君段从此直到1948年解放,再也没有安宁过。雁门支队三天两头在公路沿线打击敌人。胡匪军今天中埋伏,明天车被烧,宜君梁成了敌人的寒心路。游击队在这段公路上进行的较大的伏击有两次。一次是1947年9月,在油房台村袭击敌人运输车辆,烧毁敌军车3辆,缴获押车轻机枪1挺,步枪19支,俘敌一批。另一次是1947年11月,在偏桥许家原村袭击敌人向洛川运送弹药的车队,我军全歼这股敌军,缴获大批军火,后放火烧毁敌军车数十辆,受到西北野战军前线司令部的嘉奖。

白家沟—— 一场漂亮伏击战

1947年2月,进犯延安的胡匪军先攻占了边区南部的突出地带——关中分区。接着,南线之敌又兵分多路向陕北逼近。3月初的一天,敌一个运输排沿宜君西部山岔川向北运送弹药。敌人一路上探头探脑,缓缓而行,唯恐中了埋伏。行到山岔北面的常喜安村时,一面停下休息,一面派人到前方侦察情况。恰巧被我雁门支队四中队侦察班发现。我侦察员不声不响,神速绕到村北一座山头上,一边监视敌人动向,一边派战士谭清会立即向中队报告情况。

敌人没有发现可疑迹象,便于中午时分继续北行。这伙愚蠢的家伙根本料不到游击队已经在常喜安前方五里地的白家沟布下口袋阵,单待他们前去送死。四中队于当日拂晓到达白家沟。当时,全队虽有四五十人,但装备落后,枪弹甚少,只有30多件土造武器。接到报告后,中队长陈开选、队副王俊昌、指导员李勇和西区区委书记刘树林等同志立即商量作战部署。大家一直认为,虽然我军装备很差,但士气旺盛,完全可以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再说到嘴边的肥肉绝不能让其溜走。于是,利用白家沟的有利地形布下埋伏。三个分队分开:孙万海分队埋伏在南面山坡,陈开选带一个分队埋伏在北面山坡,徐生有分队埋伏在正面诱敌,只留下来路的一面待敌钻人。

匪兵们毫无防备,大摇大摆走进了埋伏圈。游击队员屏住呼吸,一个个紧握手榴弹,直把敌人放到二三十米远的地方,才猛烈开火。一阵枪弹打得敌人乱作一团。只听王俊昌一声喊冲,战士们便从四面八方杀向敌群。喊杀声震撼山谷,吓得敌人魂飞胆丧。狼狈不堪的敌排长企图以一部分人抵抗,掩护骡马队掉头逃窜。哪知后路已被尾随跟踪的中队侦察班堵死。逃跑无望,敌排长又带着残兵向北山坡爬去,妄图依凭密集的柏树林继续顽抗。敌人虽被我军包围,但仗着装备好,武器强,拼命进行顽抗。钻进树林的敌人躲在树后不停向外射击。一颗子弹从王俊昌颈部擦过,鲜血流了出来。他不愧是毅力坚强的老战士,忍着疼痛继续指挥战斗。包围圈不断缩小。18岁的年轻战士王进财奋勇冲进敌群,夺下敌兵一支步枪。这时,驻在附近另一个村里的游击队,在薛志仁同志带领下及时赶到。他们一气冲上山头,从上面向敌人压了下来。战士马永和趁敌人只顾向山上山下射击的空儿,从侧翼溜过去,猛一下子夺过敌人的一挺机关枪。敌人的火力顿时减弱了。在一片“缴枪不杀”“解放军宽待俘虏”的喊声中,残敌一个个举起了双手。

这一仗干净利索,只四个钟头,就全歼胡宗南一六五旅一个运输排。毙伤、俘获敌军30多人,缴获满驮炮弹的骡马30余匹,以及美造轻机枪2挺、步枪20余支。敌人无一漏网,我游击队只有一人受轻伤。

县内外—— 游击健儿逞英豪

宜君、黄陵及周围地区虽然是山区,便于开展游击战,但地广人稀,大队人马活动容易被敌人发现,且每到一处食宿难以解决。加之敌人占据着城镇和交通线,各据点有重兵驻守,机动性强,随时能调兵合围堵截。所以,雁门支队主要是以中队或分队为单位开展活动。

1946年9月,薛志仁带领刚成立的雁门支队90余人,从双龙出发,经过几日昼宿夜行,来到宜君东部原区。队伍在尧生原兵分两路,围攻思弥和西舍两个敌保公处,收缴了50多支枪,一举拔掉了敌人这两个据点。敌县长李笑然得到消息,带领几百人前来围攻。游击队不惧强敌,英勇抗敌,我军用掷弹筒发射的炮弹落在李笑然身旁不远的地方,差点要了他的  狗命。游击队则乘胜撤退。

薛志仁带领雁门支队从思弥撤走,来到云梦南堡村。有群众报告说同官县保警队20多人驻扎在附近的瓦渣岭村。薛志仁便指挥游击队兵分三路,包围了瓦渣岭。敌人正在房子里打麻将,等到发现被包围时,已经出不去了,仓皇抵抗了一阵,便缴械投降。这一仗,20多名敌人做了俘虏。

转眼到了1947年3月,张守顺同志带领雁门支队七中队和洛川支队130多人从双龙回到宜君县,路过西舍村时,碰上五里镇镇公所一伙人正在这里催粮要款。当即指挥队伍围歼了这伙敌人,缴枪24支,并俘虏了镇队副张树坤等人。伪县府深为震惊,新任敌县长韦孟若发誓要消灭游击队。他联络了洛川剿共总指挥姜清玉和该县保警队,分东西两路,向七中队和洛川支队临时驻地上桃村发起突袭。光是洛川之敌就来了三四百人。游击队在七中队指导员张守顺、洛川支队队长王根发指挥下,利用居高临下的有利地势,首先打退了自下桃村向上桃村进攻的洛川之敌。然后,在东西两路敌军夹攻的空隙中,悄悄顺沟撤走。韦孟若带领县保警队和自卫队大队人马占领上桃村后,不见游击队影子,继续向前进攻。姜清玉的队伍好不容易爬上原。双方在上桃村前峁上,都误将对方当成游击队,互相猛烈射击,死伤—三十人,而我方仅有两人受伤。这次战斗,我游击队以弱击强,机智挫敌,声威大震。敌人缩回县城后,好久不敢轻举妄动。

1947年6月,打入敌人内部的我地下党员陈振有,在县城赶集时,获悉敌保警大队副大队长吉炳耀要带队到寺天红砖梁清剿游击队,立即夜行数十里,给游击队报了信。薛志仁、冯茂清同志部署游击队事先做好了迎敌准备。第二天,敌人一到红砖梁,就吃了游击队一顿枪子,死伤好几人,连吉炳耀也被打死住阵前。其余敌人丢盔弃甲,逃了回去。

雁门支队的战士十分勇敢,经常以少胜多,击败敌人。独立大队队长阮清林是有名的神枪手。1947年,他带领十几名战士出其不意向扼守在四郎庙梁的焦平警备队发起猛攻。守敌虽有70多人,但经不住攻打,一个个抱头鼠窜。游击队一举占领敌阵地。

在宜君境内,游击队还在东车村、石板原、八丈原、上尧科、常喜安、牛虎岭、孟家庄、太安牛圈窝、店头毛草沟、吴北岭等地同敌人进行过较大的战斗。

雁门支队除独立作战外,还与其他部队配合,在县内外进行了许多影响较大的战斗。1947年正月,雁门一大队配合我军独立团两个连,攻下了宜君西部重镇店头。1947年夏,雷振启率雁门一大队和三大队,迂回在富县张村驿、羊泉一带,在上柳池原击溃了清乡扫荡的敌人一支正规军,保护了当地群众的利益。后来,敌向我双龙根据地发动进攻,在敌强我弱情况下,特委决定暂时放弃双龙。雁门一大队九中队指导员徐金堂,带队与洛川支队掩护特委机关转移,先后在陕甘边境十几个县与敌周旋数月,摆脱了胡匪主力军的围攻。随后不久,雁门支队与占领双龙的敌军激战两昼夜,解放了双龙镇。1947年秋,雁门支队四中队配合西北野战军四纵一部,攻打焦坪镇,全歼夏玉山的保警队,活捉夏玉山,处决了这个作 恶多端的土匪头子。1948年1月,徐金堂、王俊昌等人,带领两个武装小分队,深入胡匪重兵驻守的隆坊北原和店头东原,抄袭了田维发等四个地主豪绅的家,打击了这一带敌伪的嚣张气焰,鼓舞了当地群众。随着宜川战役的胜利,西北战局发生了根本性变化,我军转入战略大反攻。1948年3月10日,雁门支队配合解放军大部队,一举打下宜君城,全歼守敌246人,使宜君全境获得解放。

在短短两年时间里,雁门支队同胡匪正规军和敌地方保安武装作战不下数百次,消灭了敌人大量有生力量,牵制了敌人一部分正规部队,有力地配合了我军粉碎蒋胡匪军侵犯陕北边区的斗争。在强敌反复围攻清剿的恶劣斗争环境中,游击队不仅在这块土地上站稳了脚,建立了游击根据地,而且越战越勇,越战越强。到1947年底,全支队发展到1000多人。宜川战役后,雁门支队改编为人民解放军正规部队,离开家乡,投入了解放大西北的新战斗。

革命就会有牺牲、雁门支队的许多优秀战士在战斗中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新编《宜君县志》烈士名录记载了28位雁门支队烈士的姓名,这还未包括在高村突围中牺牲的7位同志及其他没有留下姓名的烈士。其中田维平、张文俊、朱百顺等游击队员牺牲后,惨无人性的反动派割下他们的头,悬挂在县城门楼示众。

雁门支队的干部战士主要是本地人,敌人很容易弄清他们的籍贯和社会关系,许多游击队员的家人和亲友遭到敌人残酷迫害。例如薛志仁、王俊昌、张守顺等游击队领导人的家就被敌人抄过多次,他们家中有许多人坐牢、遭毒打,以致被活活折磨死。正是这些革命先辈们不惜牺牲一切,入枪林弹雨,上刀山下火海,抛头颅,洒热血,才换来革命的胜利。雁门支队的英雄事迹永载历史史册,宜君大地世世代代传颂着雁门健儿英勇杀敌的战斗故事!(王英选)

网站通行证: 密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网站通行证:铜川市政协